人們每天匆匆忙忙的來往,卻鮮少駐足留神自己身邊,聆聽與觀察路過的人事物......

塭仔圳從小時候的一畝畝農田連接至天邊,到如今蓋滿高樓大廈,我們在地人是否得到甚麼?或是遺忘了甚麼呢?

明志科技大學通識中心於塭仔圳即將搬遷的前夕,特別邀請塭仔圳的居明現身說法,分享這裡曾經有過的農田、老樹、老透天的生活,以及這片土地上幾十年間長出的鐵皮工廠下的產物,帶領大家從另一個角度分享你我所不知道的新莊泰山變遷史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在這個天氣出乎意料地好的周末上午,我到了新莊的好市多前面,和大家做了會合。

來參加活動的,有青春洋溢的年輕同學,也有風趣幽默的銀髮大哥。大家從各地一同聚集,來探索塭仔圳的歷史點滴。





北華塑膠工廠 | 已消失的繁華傳統產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很難想像在民國50年代,這裡有一間燈火通明的北華塑膠工廠。約1,500名的員工,日夜三班制全天不休息的運轉,撐起了當地的經濟奇蹟。

當時塭仔圳可稱為工業大鎮,包含台灣老字號的歌林,床頭音響聞名的東菱電子,以及台灣人共同回憶的養樂多公司等等。而北華塑膠最具代表性的產品,就是幾乎每個人都擁有的「藍白拖」。


陳武勇先生在18歲高中畢業後,就北上來到北華塑膠,待了近25年的歲月。藉由他手繪的工廠樣貌與敘述,我們彷如進入時光隧道,回到了當年繁華的景象。



▼當年北華塑膠老員工陳武勇先生導覽



▼陳武勇先生製作的工廠平面圖


民國70多年北華關廠,民國87年塭仔圳解除禁限建後,這裡就開始搭起鐵皮屋。現在整個景象,已經看不到一絲絲當年的痕跡。

而藉由在北華塑膠工廠的廠區平面圖上標示的地點,我們彷彿身臨其境,和陳先生一起回憶當初在工廠工作的過往與不為人知的往事。


例如當年北華對附近的鄰居特別照顧,鄰居可以直接進入工廠浴室洗澡,或憑藉餐票到餐廳用餐等等陳年趣事。



▼當年的事務所位置,早已變成長排的鐵皮屋




美華新村 | 我的家就在工廠的旁邊

當時北上打拼的眾多城鄉移民,在新樹路上就有三十萬名工廠員工居住,形成了以工廠為生活中心,甚至可謂共存的聚落。

這些各個城鄉北上的移民,異地的風俗習慣,也隨之來到這裡,在新莊地區形成了這個移民聚落-美華新村。


由於美華新村的居民,七成以上都是在北華工廠上班,因此當時鄰居們都會發揮守望相助,互助合作的精神。

沒有加班的人就幫忙有加班的人照顧小孩,甚至下課後直接到鄰居家吃飯及做功課;社區媽媽們經常一起話家常,連去市場也會幫忙買菜,幾乎不分彼此,彼此的親密情感,甚至超越遠房親戚的關係。





禁限建 | 塭仔圳的命運轉捩點

由於戰後都市重新發展,臺北盆地在都市化的過程中因大量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,塭子川中下游屬於下陷嚴重區域--這導致1970年代後每逢風災,五股、蘆洲、新莊、三重地區時常積水,甚至形成沼澤。


在1968年,塭仔圳被列為「淡水河洪水平原一級管制區」,依法規面臨禁限建的命運。而這一禁,就是三十年。

何謂禁限建?日常生活中大家多有耳聞、較為熟悉的或許是機場附近的「限建」-- 在一定範圍內限制建築物高度。

而「禁限建」則是更為嚴格的限制,若以一句話概括之,就是什麼都不能做 -- 當地居民無法蓋新房子、改建住家,甚至連拉皮(重新整理、翻修房子)都遭到禁止。


受到禁限建的影響,美華新村至今仍為2、3層樓的矮房老舊景觀,形成新莊地區特殊的景觀之一。





聖安宮 | 新北唯一供奉日本警察的廟宇

通過狹小的巷道後,我們來到了聖安宮。很特別的,這裡供奉的義愛公,可是貨真價實的日本人呢!





一走進聖安宮,可看見身穿神袍的義愛公與廟內其他供奉的媽祖並列,此景在台灣廟宇相當少見。

聖安宮管理委員會副總幹事許景喨說,義愛公本名森川清治郎,一八九七年日治時來台並派駐嘉義縣東石鄉副瀨村巡查,為人熱心也贏得村民的敬重。

一九○二年一月,日本政府欲課徵竹筏稅,森川堅決反對並拿出薪水替村民繳稅,代繳三個月後,森川無力繳納也無法認同國家政策,便舉槍自盡,得年四十二歲。

副瀨村民為感念森川,便請雕刻師雕塑高約五十公分,身穿巡查制服的森川神像,並將他的招牌「黑鬍子」黏上,取名為義愛公,供奉於富安宮內,成為少數日籍的台灣神明。



▼少見的日籍台灣神明,旁邊還放著他生前的照片


在神桌的玻璃,還可以看到廟方把剪報壓在下面,讓來求神的民眾,了解義愛公的由來。



我們接著要去的地方是 -- 後港慈惠堂。

在這個佈滿羊腸小徑的區域,要如何正確找到慈惠堂呢?我發現一個很簡單的方式,就是抬起頭順著掛在電線上的黃色燈籠,就可以指引我們到慈惠堂了!







惠堂 | 遙望整個塭仔圳平原

後港慈惠堂建於民國四十七年,主祀瑤池金母,是全台第七個由花蓮聖地慈惠堂(總堂)分靈出來的分堂。

早期還未有神尊,因堂主的母親到花蓮玩,受到母娘的感應,便請示花蓮慈惠堂總堂的瑤池金母,恭請另祇來到新莊庇佑。母娘來到新莊後,香火越來越鼎盛,漸漸地成為新莊在地重要的民間信仰。









登上慈惠堂的二樓,我們遠眺著整個後港地區和瓊林地區。由於受到禁限建的影響,周圍都是兩層的矮房、空地和鐵皮工廠。





除了鐵皮工廠之外,這邊還穿插了許多的農園和菜園,形成了一個城市與傳統聚落交叉的獨特地景。





材橋頭神降工廠 | 傳統特殊的神明服務業

柴橋頭在日治時期原屬海山頭大字之一部份,約今屬於豐年里、國泰里及泰豐里之地區。塔寮坑溪與大漢溪匯流處的瓊林橋(豐年街與瓊林路交叉口處),舊名柴橋。


神降工廠位址其實非屬材橋頭地區,而是在瓊林聚落與菜園之間。

出生於圤子繡莊大鎮的歐老闆從上一代到兄弟都從事「神明服務業」,手工製作的神將、衣著等,支援著新莊及鄰近地區大小民俗信仰活動。


我們走進神將工廠,除了參觀工廠的神將半成品,了解神將業的奧秘外,老闆還大方地拿出三個神將,讓我們這些平常接觸不到這行業的人,能感受一下穿戴神將的體驗。







這些神將出乎意料外的重,而且不容易平衡,一個不小心就會重心偏移倒了下去。

很難想像廟會活動時,要穿著這樣厚重且不通風的神將,走一整天的路。









▼歐老闆分享神將工廠的奧秘與趣事


▼小不點你要和我回家嗎??


結束了神將體驗後,導覽員引領著我們,去看看這個地區的傳統三合院。



三合院是我們漢族非常傳統的建族。以三面為房屋,形狀如「ㄇ」字形,正身左右均興建護龍。一般而言,農家多用三合院,前面廣場稱為「埕」,作為農作物曝曬場地。

這戶三合院目前還有人居住,因為傳統屋頂容易漏水的緣故,上方用了紅色的鐵皮遮蓋起來。



我喜歡它門口的對聯:「吉星高照天賜福,瑞氣盈門地生財」。

這是台灣鄉下務農地區很常見,很傳統討喜的對聯。大門上的匾額「永安居」,應該是當年的祖先,希望後代的子孫,能在此地永遠幸福快樂地住在這裡吧!







穿過破敗的磚瓦屋和鐵皮圍欄,在下一個轉角處,還有許多的小故事,正等著我們一同去探索。



從小在這裡長大的宋玫慧小姐,特地帶了許多老照片,來和我們大家分享。

透過老照片新舊對比的方式,來導覽瓊林北路的歷史。

▼民國47年宋小姐的父親要去當兵時,瓊林北路的兩邊都還是菜園或稻田


▼照片當年的小樹,已經成長成左邊的大樹了!




▼以前瓊林幼稚園畢業典禮時,都會來這裡舉行


宋小姐分享了一個很棒的小故事。

民國60多年,當地的居民呂先生,考上了農耕隊,因此遠赴非洲賴索托去做農業技術交流與提升。

當時的農耕隊雖然要遠赴他鄉,但薪水是一個月美金300元,相當於台幣1萬2千元(當時的匯率是1:40)。而那時候台灣的薪資,大約是200~300元左右。因此農耕隊的薪水待遇,相當於一般人的五倍之多。

呂先生在農耕隊期間,深受賴索托王后的喜愛,因此收呂先生為義子。民國66年賴索托的王后和秘書來台灣訪問期間,由新莊鎮長張德發陪同王后,來瓊林社區和義子呂先生會面,並且拍了下面的大合照。







▼當年照片裡的小孩,在這個牆角留下的影像


活動在這裡,也接近了尾聲。導覽員們在這裡,做了導覽的總結。

我們彷如通過時光隧道,窺探了塭仔圳昔日的樣貌。經歷了一場懷舊之旅後,又回到了現實的鐵皮工廠旁。



塭仔圳,是一塊在政策中滾動的土地。

從 1950 年以前迄今,經歷不斷變更的產業政策,農田去了、工廠興起,塭仔圳在半世紀以來見證了臺灣土地政策的更迭、農業與工業的競爭。

即使多年來塭仔圳的地位曖昧不明,但它也默默地發展成兩千家廠房、上百戶住家的工業社區。

如今拆遷重劃在即,在這裡的所有人,不論廠房或居民,不管他們來自何方、也不問他們能去哪裡,重劃就如同步步逼近的怪手,工廠與家園都面臨即將被遷移的命運。


重劃後塭仔圳是否會變得更好?我不知道。

我想,我只能藉由影像,留下這些塭仔圳的在地故事。





回到了好市多,結束了今日的塭仔圳漫步活動。而且,還意外地領到了一個排骨便當......



活動資訊:
主辦單位:明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
協辦單位:塭仔圳在地服務與發展協會,明志科技大學攝影社。
 

#塭仔圳 #塭仔圳重劃區 #新莊重劃區 #泰山重劃區 #新莊歷史 #泰山歷史 #北華塑膠 #美華新村 #聖安宮 #義愛公 #慈惠堂 #材橋頭 #神降工廠 #瓊林幼稚園 #賴索托 #明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#排骨便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的 Blog:http://www.babysky.idv.tw

我的 FB:http://www.babysky.com.tw
 

    ◎寶貝天空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